行业动态

你好,一座客栈

admin 2024-03-17 00:15:57 行业动态 17

你好,一座客栈,一座城,一生只等一个人。那里我在风花雪月里等你客栈,欢迎咨询。夜幕降临,此时的九隆居因为有了20间对外营业的临时客栈,终于不像往常那么冷清。客人们有些在做饭,有些在打牌,还有些坐在阳台上聊天……这是生活的气息也是成功的开始。

可是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我却莫名感到空虚,忽然内心又是一阵很干燥的异动让我觉得很不舒服。摸出一支烟点上,我抬头往天空看了看,今天的月亮很圆满,光线也足够。目光穿过黑夜,是随风在天空飘动的云,这是一种很自由的感觉,可是我却打不开自己。

半天时间过去了,我依然没有说服自己给叶芷发一条信息。去商量年后到小城做客的事情我总感觉不妥,但要我具体去说出不妥在哪儿我也说不出来。于是我又僵了一会儿,手机是一阵震动,我拿出来看了看,是那个占用了陆佳号码的女人发来的信息:"我和我朋友明天出发去大理。坐火车,你确定给我们留房子了吗?"确定,不过你们干嘛要坐火车?

上海就有直飞大理的飞机挺方便的。"我们想在湖南的凤凰古城玩两天,"如果你们没有提前在凤凰订到房间,我建议你们还是别在那儿停。怎么你是迫不及待的想和我们见面?"你看你这个玩笑开的,要说我跟你之间还有那么一点好奇的感觉,扯上你朋友就不合逻辑了…·"男人不都喜欢美女吗?我朋友就是,有什么不合逻辑的?我很较劲儿的回道:"那我建议你们之前也不知道她是美女啊··说真的凤凰的旅游热度不比大理差。

大理现在的房源就已经很紧张了,我是怕你们到那边了没有住宿的地方。"提前订好房间了。"那你就当我没有说过之前的话,路上注意安全。"你这文字怎么看上去有点严肃,是证明你生气了?……你一男的就那么容易生气吗?心情不好是真的,但我犯得上和你生气吗?心情不好。你是又被现实给捶了吧?"之前是被捶了一次。

但麻烦已经解决了。我是有点感情上的困惑,不知道该怎么说。对方很快回了信息:你这是有女朋友了?没有,家里逼得紧。这样的事情不值得小题大做吧。你看不见上海满大街都是大龄青年,谁还没有一点这样的压力?我觉得晚婚晚育已经是社会的常态了,所以真的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常态化的事情伤脑筋。

如果我没有记错,这好像是你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开导我,是在开导你。其实也是在开导我自己。不过你说婚姻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呢?我略微想了一下,然后回道:我觉得结了婚就意味着进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这个新世界到底是好还是坏?其实很未知,对吗?

不过我觉得会经营婚姻的人都应该过得不错。那不会经营的,或者不是因为爱情而结婚的呢?我身边就有一个早婚的朋友,那天我们聊天她说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后悔药可以吃,她一定不会这么早结婚,哪怕这颗后悔药是一坨狗屎,她也会毫不犹豫地吃了。说出这样的话,她是被婚姻折磨得有多惨?没办法,婚姻的对象不是自己爱的人,越久越折磨。

作为旁观者,我们是该吸取教训也值得思考,可是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情投意合呢?如果有幸遇见了真爱,还是要好好珍惜。她让我有了很深的感触,但是我却没有再回复她的信息。我将手机放在一边之后,便又陷入到了新一轮的沉思中,也反省着自己的这些年。

难道在这个世界上物质和爱情之间就真的没有一种完美的平衡吗?而我又是不是失衡状态中的受害者?十点的时候,我叫了一份外卖吃完没一会,便接到了孙继伟打来的电话,接听后,他便对我说道:兄弟,罗竹明那边实在是盯得太紧了,这次没能帮上你的忙。我是真的挺惭愧的。我笑道:正想抽空给你打个电话,我这边的事情已经解决了,现在陆续有客人住了进来,势头挺好的。怎么解决的?是曹金波的儿子把钥匙给送过来的,我和他儿子私下也认识。但这个事情我一时半会也没有搞明白,就不跟你详细解释了。孙继伟关切的问道:这里面没猫腻吧?应该没有。这事是他儿子和我打的交道,以我对他儿子的了解,还算是个光明磊落的人。但还是要保持谨慎。

有个事情和你说一下,最近上面可能会要求相关部门搞一次联合执法。目的就是清查过年期间酒店行业违规经营的乱象,其中海景客栈是重点打击的对象。还有就是古城内一些无证的客栈,你那边是临时性质的,相对要安全一些。但是房间的数量比较多,真要查到你了也不太好交代。所以我建议到工商部门去做个备案,以确保万无一失。必须要去吗?

我这边的经营模式更像是短租,短租不算违法吧?你和住客那边签短租合同了吗?而且你房间的数量实在是有点多,真要查到了你给你定性成变相经营旅馆也不是不可能。说白了这事就看执法者当时的心情,你这边也算是一波三折了,所以这个事情一定不要马虎。我心里有了担忧,我又说道:不是我不想去,怕到时候去备案。他们不认同,我是短毛,不等于是自投罗网吗?孙继伟先是一阵江湖,然后回道:这样你去找曹金波签一份租房合同,然后再和租客们签几份短租合同。这事我亲自到工商那边给你办,有了那边的备案,就算到时候查到你了你也算是名正言顺吗?找客人们签几份短租合同肯定没有问题,可是曹金波那边估计会有麻烦。

毕竟他之前就拒绝过签合同的事情,先谈谈看,都走到这一步了,实在谈不下来,我再看看有没有特殊渠道能和工商那边的人打个招呼。我估计问题不大,但是有备案会更好,毕竟走的是正规程序。行,我明白了。孙继伟又叮嘱道:这事儿你尽快去办,估计要不了几天。上面就会有执法行动了。我应了一声便结束了和孙继伟的通话,我心中又有了深深的危机感。但这次却不是因为自己我这边尚且如此,更何况铁男的海景客栈……我顾不上之前的不愉快,必须要把这个消息告诉他。过年期间的钱他是不能赚了,我拨打了铁男的电话但是他却没有接听,打桃子的电话也一样是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不知道他们那边是什么情况,便决定立即动身去桃子工作的酒吧找她。

路上孙继伟又给我打来了一个电话;他说他已经找关系打听了。九隆居本身就属于商业街,我租的铺子也是商用性质的,拿来做短租本质上是没有问题的。我只是从中扮演了一个二房东的角色……他让我放宽心。

曹金波那边尽力而为,实在办不成。我这边被波及到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不在这次执法的区域内,而他们真正想打击的对象是海景客栈和古城内那些无证且长期经营的客栈。在这个敏感高压时期,某些海景客栈老板强行违规经营,挑战的是政策的权威性,这是上面所不能容忍的。

济南6家企业上榜,均为五叶级!2023年度第二批全国绿色饭店名单发布
沙特Trojena滑雪度假村,全球首个未来主义折叠式垂直滑雪村

猜你喜欢

手机扫一扫添加微信

400-88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