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露营这阵风刮得太猛了,组团睡野地到底爽在哪里?

admin 2024-03-12 00:03:25 行业动态 21

本文章为“一条”原创,未经允许不得删改、盗用至任何平台,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从去年到今年,

“露营热”持续高烧不退。

2020年被称为中国的露营元年,

2021年,露营更是进入了2.0时代。

小红书上关于露营的笔记超过25万篇,

抖音和b站上充满了露营的美丽视频,

根据天猫统计,

露营用品的消费连续2年均保持在2倍的增速。

露营究竟好玩在哪里?

为什么一夜之间,大家都去露营了?

露营装备鄙视链是如何形成的?

……

我们采访了几位正在玩露营的人,

他们中有新手小白,也有资深玩家,

还有来自“精致露营”的起源地日本、

精通日式露营的达人,

他们各自聊了自己对当下这股热门风潮的看法。

“露营最大的快乐是让人回归到网络时代之前,

那种夜不闭户,自给自足,享受自然的生活,

带给人成就感和满足感,

可以用来对抗在大城市生活的焦虑。”

“很多时候生活方式必须来源于生活本身,

不用跟风,也不用比来比去,

热爱生活、享受当下才是最重要的。”

撰文 余璇 责编 石鸣

Bobo在露营中

露营的都市人:花钱买罪受?

40岁的Bobo皮肤黝黑,身材健美,看起来只有30岁。她是小红书上情感和时尚类目的头部博主,自己经营着一家设计公司。2019年的冬天,她第一次在菲律宾的一家野奢酒店体验到了露营,正好和老公孩子在那边玩冲浪,“就想体验一下住帐篷的感觉”。

那次的感受并没有很美好,Bobo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虫好多”。其实她住的帐篷离真正的露营还有很大距离,帐篷不是直接扎在地面上,而是固定在一块防潮的木地板上,帐篷里的住宿设施也都不需要自己带,由酒店提供,夏天还有降温设备。

但是“虫子真的很多,能听得见虫叫,早上四五点就睡不着了,被阳光照醒”,住完之后Bobo的结论是:“如果是睡觉很轻的人,其实不适合露营。”

Bobo在露营中

在这个时候,露营这个选项,除了面对大自然的各种挑战难以适应这个劣势之外,有一个很大的优势,就是“自由”。

她图方便带的一次性餐具,被批评为“又丑又不环保”。饭不够好吃,她想叫外卖,又被一顿鄙视。天气太热了,儿子像一条小狗一样跟在她身后哀求:妈妈能不能带我回去?我想吹空调。她不能忍受这么热还没有澡洗,想去附近的酒店开个房间洗澡,这种“浪费”连她老公都看不下去了,制止了她的“形式主义”。

但即便是她的老公,最初也不能忍受露营时间超过两天。“我说我们开车到这里要三个小时,搭个帐篷一个半小时,拆帐篷一个小时,回去还要再开三小时,为什么不能多住两天?他说昨天晚上睡充气床垫硌得腰疼,想要回去了。”

Bobo在小红书上发露营笔记,发现大家问的最多的问题是:怎么上厕所?去哪里洗澡?蚊虫叮咬怎么办?“大家不会问你吃什么之类的,因为你从照片上就能看到我们在吃什么。”

为了舒适露营,Bobo的老公专门花钱购买了一个预测天气的APP服务,一个星期收费20块,拿出去“炫耀”,别人都很羡慕:啊哟这个很贵的,我们都没舍得买。“结果根本没有用,因为在野外,天气变化太快了。”

Bobo碰到过好几次极端天气。一次在盛夏,体感44度,所有的小孩都跳进了河里。一次在海边,遭遇了10级大风。朋友的帐篷凌晨4:00被吹飞,Bobo的天幕也被吹走,挂到了树上。

在海岛露营,需要避免大风和雷电天气

但是露营这个东西很怪。Bobo形容像“上瘾一样”,“露营一时爽,一直露营一直爽”。她的一个女朋友,第一次跟她露营的时候属于“瘫痪型玩家”,一直躺在椅子上,别人喝手冲咖啡,她叫闪送,结果后来买帐篷、买各种,天天催Bobo,“她说我都把装备凑齐了,你们怎么还不出去?”

另一个朋友是律师,也是跟着Bobo体验了一次以后感觉爆好,因为迟迟约不到其他朋友家庭一起,决定自己一家出发。结果累得半死。“他说我再也不想玩了,我退群了,你们下次见不到我了。没想到过了一个礼拜,满血复活,问我们什么时候一起出去露营。”

跨年露营,灯串可以增加氛围

2021年跨年夜,Bobo一家是在露营帐篷里度过的。当时在安吉,零下8度,前一天晚上还下了雪,Bobo套了两层睡袋,再盖一层鹅绒被,还在地垫上贴满了暖宝宝。

“四下无人,满天的星空,支起篝火,烤烤火,跟家人无所顾忌地在一起,小朋友能够脱离数码产品,能够接触大自然,玩一些我们小时候玩的东西,我觉得这个就是露营最吸引我的地方。”

“疫情改变生活”之精致露营

5月下旬,露营最好的季节马上就要过去了,我们在一家新开的露天咖啡馆里见到了Vivan和她的老公张先生。这个咖啡馆是他俩的兴趣投入,90%的布置都和露营有关。

Vivan、张先生和他的朋友们

院子外面停着一辆复古的T1面包车,非常吸睛,院子里支着一顶大白熊的mini帐篷,靠墙的角落里,有一个小号的天幕,下面能坐10个人。院子中间是露营时最常用的木质蛋卷桌,桌上放着一个便携式的蜘蛛炉,一套户外的咖啡手冲器具。

我们围着桌子坐了下来,品尝张先生的“专属手冲”,每次露营的时候,他最爱给大家冲咖啡。“我们开这个咖啡馆,就是希望大家都来感受露营,所以用户外的杯子来装咖啡,比如snow peak的钛杯,还有kupilka的芬兰木杯。”张先生说。

疫情之前,Vivan一家最爱的选择是境外游,去日本最多。疫情之后,没法出国了,他们就跟着资深的玩家朋友一起去露营。“每天生活在城市里面,节奏非常快,感觉像在一个石头森林里,你透不过气来,还是有一颗想要往外跑的心,”Vivan说。

露天咖啡馆一角

Bobo也坦承,跨年夜那么冷,还非要出去露营,也是为了一种体验,“往年我们都要出国去跨年的”,目的地往往是比较温暖的海岛。现在出不了国了,就想别的办法,总之要“出去”,不想宅在家里“闷得慌”。

在这个时候,露营这个选项,除了面对大自然的各种挑战难以适应这个劣势之外,有一个很大的优势,就是“自由”。

“说走就走,不像酒店,热门的可能没房间,订不到,或者旅游景点,节假日期间就是人多。”露营去的都是荒郊野外,四下无人,戴口罩的限制也就没有了。

Vivan一家特别喜欢去探索和开发新的露营地,山上、梯田、湿地、农场,等等,往浙江的山里走,“越往深处走,风景越好”。或者往南,去海边,他们曾经开车去到福建霞浦,单程车程10个小时。

有时候也会去市区里的公园,去之前打电话问清楚场地可不可以扎帐篷。甚至就在自己的小区里扎个帐篷,小朋友下课了都可以进去玩。“我们不喜欢去营地,国内的营地目前都还不太成熟,我们不喜欢好多帐篷挤在一起的那种感觉。”

Vivan露营的时候会准备各种美食

都是玩精致露营(Glamping),Vivan把自己的玩法定义为“主题露营”。她是美食工作者,非常讲究吃,出去露营的时候也不例外。2021年春节,她和朋友去海岛露营,出发前就想好了,过年最重要的是团聚,要吃热气腾腾的台式卤肉饭。除此之外,她还准备了一大锅盆菜,呼应过节的气氛。

春天的时候去安吉露营,主题就是“笋”,新鲜采摘的春笋,下到锅里煮,只加盐。去福建霞浦的时候,主题自然成了海鲜。五一的时候他们也出去露营了,这次定的主题是上海美食,吃的是葱烤大排面,还在露营地直接和面粉揉面,做了老上海葱油饼。

晚饭的时候,Vivan一定会安排一道汤。野外的晚上都偏凉,“凉意出来的时候,喝一碗汤,会特别地落胃。”

对于露营来说,夜晚的一个特色项目就是燃起一堆篝火。但这个火最好不要直接在地上烧,会破坏植被和土壤,需要有一个焚火台。

篝火烧一会儿之后,Vivan和朋友们就会炭烤一些食物。“这个时候可能比较晚了,小朋友们都进帐篷睡觉了,然后我们大人的生活就开始了,世界变得安静了,篝火在噼噼啪啪地烧,食物的香味冒出来,星星在天空闪烁,那种气氛和状态是很迷人的。”Vivan说。

露营如果是在野地,一般没有自来水、没有电,更没有Wi-Fi。互联网消失之后,人和人的距离反而被拉近了。这个时候朋友之间聊会儿天,也许会说出在城市里从未有机会说的话。

在安吉附近的一处野地里扎营

“中国人的社交基本都是发生在饭桌上的,但是到了户外,你会发现很不一样。在饭桌上,就算是朋友,你还是会拘谨的。在户外的时候,大家都很放松,很自在,爱说什么就说什么,爱怎么样就怎么样。露营带来的这种状态几乎是不可替代的。”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露营这么累这么麻烦,却还是吸引人想要一次次去的原因,”张先生说。

露营的另一个吸引点是亲子。Vivan一家在露营季几乎每周都出去,但是绝不会选择自己走,而一定要和朋友家一起,每个家庭都有小孩,露营成了集体遛娃的一种方式。

“大部分人周六周日带娃都是选择去游乐场,孩子很开心,但父母就只能在外面看着,什么事情也干不了。反过来,如果带孩子去逛街,去咖啡店,去大人们喜欢的地方,孩子又很无聊。”

“但在露营的时候,只要你去的地方相对安全,孩子和孩子就玩在一起了,你不用去管他们,也不会有任何危险。我们会以为露营就是喝个咖啡,睡个觉,吃个烧烤,但实际上,还有不少比较温和的户外运动可以和露营结合:徒步、溯溪、桨板、飞盘、沙滩排球,等等。露营的时候,我们大人交了朋友,小孩子们也交了朋友。”甚至于说,小孩子比大人玩得还开心。

Vivan的小女儿和她的画

每次露营,Vivan他们会分工,比如谁负责搭建帐篷,谁负责做菜,张先生因为是学艺术的,就带着小朋友们写生。

Vivan最擅长花艺甜点,她会带着小孩子们去采可食用的鲜花,采来之后用这些植物做一盘早餐沙拉,或者做一个鲜花棒棒糖。上次去福建海边露营,他们放了烟火。这在上海市区是不允许的,大家看到非常激动。

“现在带着孩子,我就不愿意再去住什么五星级酒店,去玩什么景点,这对我来说一点吸引力都没有了。出去就是希望接触大自然。”

张先生也发现,之前去日本玩,因为内容是以购物为主,小孩并不热衷,反倒是露营以来,孩子们一直念念不忘什么时候能再去。

大人在露营的时候也仿佛回到少年时代

露营这件事,“大人有大人的乐趣在,小孩子也有小孩子的乐趣。”他坦言自己之所以对露营这么热衷,也是因为“带娃是一件很累的事情,而露营解决了这个问题”。

Bobo也提到,露营给家庭教育带来了另一种气氛。“每次出去,我老公会跟我儿子说,我们两个是男子汉,我们应该把重活给干了,这样引导之后,孩子才会觉得我是需要干活的,不是说妈妈你就应该洗碗的。”

“我觉得这个很重要,家人共同参与,共同创造,然后形成这样一个气氛:世界是平等的。但是你住酒店的话,这些是很难实现的,因为酒店什么都有了。”

Bobo的儿子在安吉露营的时候和小朋友们一起抓鱼

所有人都在吐槽装备党

在Vivan的咖啡馆里,我们看到了一些很贵的露营装备:一个snow peak的钛杯,300ml容量的售价约300元人民币一个。芬兰的木杯kupilka,是用松木和树脂合成压制出来的,正常售价为180元左右,一个托盘130元,如果是姆明限量版,价格大概是200多。一把不起眼的露营帆布折叠椅,价格2000元。

“我们其实不是装备党。买这些东西,可能跟我们从事设计类工作有关。功能之外,我们也比较注重品质感和美观。”张先生说。

碳化松果的露营方式是solo,他非常享受一个人露营时的独处时间

碳化松果是b站上的小有名气的露营up主,一个月露营两次。“一开始尝试露营的时候,也会觉得这些东西特别贵。2018、2019年的时候你跟我说一个椅子要八九百块,打死我也不会买。但后面一步步需求上来了以后,你会觉得500再往上100、200,哪怕800也是可以的。这就是一个设计、品牌的需求了。”

露营是一种国外舶来的生活方式,最受追捧的也是一些起源于北欧、日本的品牌。疫情期间,因为供应链的原因,国外品牌一度断货,然而露营经济又同期在国内兴起,造就了淘宝上的很多坑。张先生告诉我们,很多装备“价格其实有很大的水分,有的时候淘宝搜出来的推荐,可能也不是最适合你的东西,反而是那些销量很好的东西。”

像上文提到的snow peak的杯子,450ml的灰色钛杯的价格是炒得最凶的,一个约700元。如果是和line friends合作的限量版,大概要2000元。碳化松果有2顶《摇曳露营》动画片里的帐篷,当时买的时候才3000多,现在已经涨到了6000多,有不少人来私信问他能不能卖,甚至直接开出高价。

Vivan的户外厨房装备

Bobo在小红书上力劝自己的粉丝购买装备时千万要保持冷静,“可以先体验一下,不要第一次就把装备搞得很全”。原因很简单,这么多装备,买的时候价格不菲不说,买来了还得有地方放。

Bobo家里是专门开辟了地下室的一部分空间来放这些东西。“我那个帐篷就要60几斤,天冷的时候,要有暖炉、焚火台,还得买木柴、柴油。然后各种各样的东西,椅子、桌子、充气床垫,有的人还会带个行军床,如果你是一个公寓,真的是比较占地方。”

日本人山本,用日式的方式解决了装备的问题。

他1988年出生,已经在上海工作了十年,是一家租车公司的老板,也是snow peak的黑卡会员。“一次性消费100万日元(合人民币6-7万元),才可以获得这样一张黑卡。”

山本从小爱做饭,而且味道特别好,朋友封他“荒野厨神”头衔

Snow peak号称“露营界的爱马仕”。山本告诉我们,即便在日本,这也是一个针对有钱人的品牌,“日本人的平均工资都在300-500万日元一年,snow peak定位自己的客户群是年收入在1000万日元以上,相当于中国的年薪百万。这种人如果去外面参加各种相亲,都是备受欢迎。用中国话来说,这些人是真正的‘氪金玩家’。”

山本对snow peak是真喜欢。他19岁就爱上了这个品牌,十几年来,他在日本、中国的家中和公司里,陆陆续续都购置了不少snow peak的装备,“我是通过累计消费获得黑卡的,前前后后大概花了有100万人民币。”形成对比的是,他头上一顶棒球帽,戴了十几年没有换,都快洗得发白了。

身为日本人,他身体力行地在生活中奉行断舍离。他给我们展示了自己的衣柜,宽度不到一米的柜子,一半以上都是空空如也,真的就是无印良品杂志上印的家居图片的那种状态。看着我们一脸诧异,山本耸耸肩,“因为我不需要那么多衣服啊”。

山本家的餐桌和沙发,都是户外的装备,如果要去露营,就变成“家徒四壁”的状态了

因为喜欢snow peak,又要断舍离,他就悄悄地把家里的桌椅、炉灶、锅碗瓢盆一步步都换成露营装备。“所以我是真的‘搬家式露营’,如果我去露营,家里就空了。有一次我和朋友去露营,我老婆和孩子在家只好把报纸铺在地上吃饭。”

因为喜欢snow peak,又要断舍离,他就悄悄地把家里的桌椅、炉灶、锅碗瓢盆一步步都换成露营装备。“所以我是真的‘搬家式露营’,如果我去露营,家里就空了。有一次我和朋友去露营,我老婆和孩子在家只好把报纸铺在地上吃饭。”

精致露营(Glamping)发源于日本。但山本告诉我们,日本人露营的时候对装备并没有那么讲究。“一般露营的时候,直接拿家里的高压锅出去也是可以的,根本不用说专业不专业。”

和国内不同,日本人很爱在夏天露营,会去山里,用溪水冰镇啤酒和西瓜。或者去海边,去晒太阳。“我们很享受汗淋水珠的状态,被晒黑的肤色也很健康美。”

露营的时候,日本人基本不会带电子设备,孩子们则会玩一些比较传统的游戏:打年糕,打西瓜,吃流面,漫无目的地跑来跑去,以及帮忙做饭。

“作为一个地震多发的岛国民族,露营等各种野外生存的技巧,从父亲那一辈就很注重教给孩子们。甚至于工作中遇到的前辈,他也会说,你来我家BBQ,和我的家人孩子一起去露营,算是一种对你的爱和肯定。”山本说。

很多看到山本朋友圈美图的中国爸爸妈妈,问的都是,我到了营地,能不能躺平休息?山本摊开手表示没可能。“日本人在家庭露营的时候,往往是爸爸们管孩子,由此可以展现出爸爸的魅力。但是在中国营地上,我看到最多的就是在吼孩子,教育孩子:绳子小心一点,那边不要去啊。”

我们问山本对Glamping(精致露营)的理解,他说这个词在日本以前是没有的,只有露营,camping。在他的意识中,Glamping是有商业的推动在其中,比如一些日本的小众设计品牌,做的户外产品贵得离谱,“一个杯子卖4500,日本人都不会买”。但这些日本的品牌,却在被中国人抢购,“我觉得大部分后面应该已经是瞄准了中国市场。”

孩子们在玩打西瓜的游戏

张先生感叹,其实很多中国品牌已经做得很好,不用盲目追求日本或者北欧的牌子。每个牌子的设计,其实都是考虑到了本国地理气候的国情,有的时候照搬到中国来不一定合适。

比如著名的瑞典帐篷品牌大白熊,“它其实是为他们那种极寒的天气考虑的,保温性特别好,但是对于中国南方而言,可能并不适合,很容易造成帐篷里面特别潮湿特别热。”

他和朋友家一起出去露营,用了大白熊的人“每天早上是热得从里面爬出来的”,“感觉像蒸小笼包一样”。

他们自己最常用的一顶帐篷并不是进口品牌,而是国产品牌,“这个牌子的品质好到连日本人、韩国人都很喜欢用,材料和设计都很专业,价格比日本和北欧的那些牌子要低一些。”

山本露营时的一个爱好是混搭,把大创超市10块钱一个的不锈钢盘子和“露营界的爱马仕”snow peak放在一起。他向我们展示了他露营时这种混搭的照片,“我觉得没有任何不妥,但是却被一些中国朋友深深地鄙视。”

与此同时,他也不太看得懂为什么他有朋友愿意买8000块钱一把的露营椅子,却只是在露营的时候摆拍各种照片、修图、发朋友圈,而不是自己带着满身汗水坐上去、享受人生。

露营2.0时代:走,到大自然中去

哈佛大学的生态学权威爱德华•威尔逊教授曾经提出一个观点:人天生具有一种亲生物性,所以人类会对动物、森林和海洋有某种亲近感。这也许就是露营能够流行的心理学基础。

露营达人胡小飞说,今天的露营已经进入了2.0时代。“传统的露营的意义在于挑战自我,不断攀登高峰,而2.0时代的露营,更多的是绑定消费升级这种概念,大家追求更高品质的生活。”

Bobo在自己的咖啡馆后面弄了一块场地,布置了一片帐篷区域。巨大的天幕、白色的春帐,还有各种露营风格的装饰,非常具有波西米亚风情。对于那些对露营感兴趣,但又没有机会真的去野外露营的人,可以预约到这里来体验、打卡,预约名额非常抢手,“800块钱的双人下午茶套餐,可以在帐篷里呆一下午”。

Bobo在咖啡馆后面搭建的露营下午茶区域,吸引了非常多的小红书达人

山本非常看好中国的露营市场。他提到,因为日本土地是私有的,不少露营的玩家甚至会采用“买山”的方法来玩露营。他自己就在看冰库县和奈良县的山,准备买一座。

“我觉得以后作为一个生意模式的话,是可观的。现在中国人到日本‘爆买’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接下来一个很大的生意,就是在日本做露营市场。”

Jeffery是老露营玩家,今年刚30岁,玩户外已近10年。两年前,他开始创业,做了一家露营俱乐部,带领一帮人去周边露营。“露营有门槛吗?有。就跟旅游一样,你决定好出发了,就已经克服了最大的困难。”

他的俱乐部里有人坐公交车去露营,背着包拎着帐篷。还有一个日本人DJ,用装备党的标准来评判可说是“装备很差”,都是家里日常的东西带过来用,但永远收拾得井井有条。露营的时候,妈妈做饭,爸爸弹琴,孩子在外面玩,从来不搞什么很漂亮的摆拍,“就是享受生活本身”。“露营的本质是住宿,它就是需要你短时间内在野外过一夜。”

他前段时间和一个在大白熊公司里工作了20多年的丹麦人聊天,对方很不理解中国人为什么喜欢 “扎堆露营”:到一个草坪上,圈一块地,很多帐篷一字排开。Jeffery开玩笑说,因为我们是小农经济,所以喜欢“扎堆”。

Jeffery最看重的营地特征是“不可替代的景观”。“你露营是为了什么?是去享受无可取代的美景,而你为此牺牲了住宿的很多便利条件。那么最重要的是我在天与地之间,享受了生活本身。”

Jeffery的露营方式是徒步露营,所以常常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但有了孩子以后,他也开始尝试搬家式露营

怎么玩露营,Vivan在跟日本朋友取经,“他们的露营文化至少领先我们十年”。上次她和山本一起露营,对方扛了一个西瓜过去,几家人一起玩日本的传统夏日游戏项目——打西瓜。大人小孩蒙着眼睛,手里拿着竹竿去打西瓜。等到西瓜真的被敲开了,便一拥而上,抢着吃,嘻嘻哈哈非常快乐。

“露营它就是颠覆普通生活的一个体验,如果都已经出门了,你还是很懒惰,只想‘葛优躺’,刷手机,很不愿意去做一些事情,它就失去了原本该有的乐趣。”

本期照片由采访嘉宾提供,在此一并致谢

活的一个体验,如果都已经出门了,你还是很懒惰,只想‘葛优躺’,刷手机,很不愿意去做一些事情,它就失去了原本该有的乐趣。”

本期照片由采访嘉宾提供,在此一并致谢

原本该有的乐趣。”

本期照片由采访嘉宾提供,在此一并致谢

本期照片由采访嘉宾提供,在此一并致谢

原本该有的乐趣。”

本期照片由采访嘉宾提供,在此一并致谢

户外露营篇 :露营是条不归路 一旦入坑东西越买越多...
不同场地户外露营小技巧分享

猜你喜欢

手机扫一扫添加微信

400-88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