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旅店中的老字号——三义店

admin 2024-02-05 16:28:33 行业动态 39

旅店中的老字号——三义店

随着疫情的爆发,我们平时的旅游也受到了不少的影响。时至今年夏天,我的一个朋友带着全家去海南旅游,结果是被滞留多日,几经辗转才回到了家。说起旅游,就不能不说说旅店,当然现在这个名字被扩大化了,旅馆、招待所、酒店、宾馆等等名称都是应运而起,但不论叫什么名字,其内核的功能基本还是相通的。

说起来,这种旅店、旅馆等在我国历史悠久。根据历史记载,早在商朝有“驿站”,当时是供官方传递文书和往来宾客居住的外所。西周初期,为了方便诸侯进贡和朝觐,在通往都城的道路上广修客舍,所谓“凡国野之道,十里有庐,庐有饮食”,“市有候馆……以待朝聘之官也”。来宾按爵位高低,分别受到不同的接待,这实际是一种“官营”的旅馆。

春秋战国时期,由于商业兴盛和交通发达,“民间”旅馆渐渐兴起。这些旅馆最初叫“客栈”或“旅店”,食宿不分,主要为商人服务。

西汉时期,旅馆的范围得到扩大。西汉首都长安,馆舍星罗棋布,不公有供各地客商住的“郡邸”,还有供外宾居住的“蛮夷邸”。南朝、宋谢灵运《游南亭》诗:“久痗昏垫苦,旅馆眺郊歧。

据《旧唐书·太宗本纪》载:唐太宗即位后,恢复了地主官朝觐制度,为使官员住宿方便,下令建造“邸第三百余所”。当时,水陆驿道纵横交错,每隔30里就有一所驿站。全国共有驿站1639所,以首都长安为中心驿道,四通八达。唐唐彦谦《红叶》诗:“晚风生旅馆,寒籁近僧房。”

后来,又在少数民族地区修建了一条“参天可汗道”,沿途增设了68所驿站,以供来往使者食宿,羡慕出现了银牌制作的驿站专用凭证。当时还按宾客的国籍或民族,分设国家宾馆,由鸿胪寺属下的典客署负责管理接待和迎送。

到了元代,旅馆已成为最兴旺的行业之一,甚至出现了皇家开办的旅馆。

明清时,“驿”在京被称为“会同馆”。光绪初年,北京共有会馆367所。1927年后,专门接待国外旅游者的旅游饭店出现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中。同时,服务热情周到的民间也大量出现。

在这样众多的旅店之中,不乏佼佼者。我们今天要讲述的这家老店就是其中之一,通过这家老店的兴衰我们可以一窥旧京的风貌。钟公望老以前就在这家旅店中工作过,所以对这家店较为熟悉,根据他的回忆我们才能还原这家老店的点点滴滴,这家老店叫作三义店。

明清以来北京城日益繁荣。那时内城是官府所在地,环绕官府周围则是各部、府、库、市政、衙署以及府邸、宅门、馆舍等。

那时靠近内城的前三门外,由于地势空旷,交通运输便利,就构成了商品交换的集散地,形成了自然的商业中心。为便利各地来京的官员、应试的举子和往来客商,饮食旅店等服务行业就应运而生。尤其是清朝末年京奉、京汉两条铁路修通以后,铁路的车站又分设在前门外东西两侧,来京客商更为集中。一时间,前门一带商贾云集,旅店和旅馆如雨后春笋般地开设起来。

那时,每当火车一到,许多旅店为招徕旅客,就派人去车站“接站”。有的还雇用临时人员到站去接人,谁接来旅客就给予提成。接站分两种类型:一种是“洋字号”,如东交民巷的六国饭店、东长安街的北京饭店(现在北京饭店中间的旧楼)、崇文门内大街的德国饭店等,接站人享有特权,他们身穿号衣,头戴制帽,帽上嵌铜牌,上刻某某饭店字样,可以进站接人。另一种是“普通号”,接站人白天身穿号坎或持小旗,夜晚提个纸灯笼,上写本店字号,在车站以外排队等候。旅客一出站,那些接站人便一拥而上,有的接行李,有的抢着拿包状。一个旅店接到的客人,别的店就不能再接了。

此外,有的接站人不是本店职工,这些人与旅店有口头协议,接到旅客,给他提成。他们往往欺骗顾客。如旅客问房价,随口而答:“房饭在内,每天一元(银元)。”待到旅店一问,却称:“房钱一元,用餐在外。”旅客再找接站人,已不见了,问旅店,店方答称:“不认识接站人。”更为恶劣的是有些人力车夫即所谓“野鸡洋车夫”,他们与某些旅店订有密约,帮助招揽旅客。如旅客雇车要去某客店,他就向客人谎说:“现在那个店驻了大兵,我给你另找个店吧!”他将客人送到有预约的店,店方给他一定的酬劳。在解放前夕,车站还出现过恶棍在那里称霸,抢先强接客人,一般的接站人都不敢惹他们。典型的如“铁门神陆四儿”、“独眼龙葛先生”等。

除旅店或旅馆外,日本侵华期间,由于日、韩人的支持,前门大街以西还出现了几家饭店。实际上那是抽大烟、赌钱与宿娼嫖妓的魔窟。这些饭店由服务人员分包客房,抽头吃彩。据说,一个郑州西药商一夜之间输掉数千元,有人一场就输掉金首饰若干件。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但是,也有一些按照北京传统标准经营的旅店老字号,则注意树立信誉,热情为旅客服务,使旅客们感受到“宾至如归”的亲切温暖。所以这些店都有自己的常客,日久成为老交情,不需要派人去抢拉旅客。坐落在前门外施家胡同的三义客店就是这样的一家老店。(注:施家胡同位于北京前门大街路西,清末民初时,它连同西河沿、钱市胡同是北京最集中的民族金融区,胡同里汇聚着众多私家银号和江浙商人、山东、潮州等地的巨商,其中山西商人则独占鳌头。从清代中期起,这里逐渐发展成为以银钱和旅店业为主的商业街。著名的店铺有:同德、同益、同和裕、长兴、春元、义兴、余大亨、广瑞等银号,殖边、华威、泉通、河北省等银行,以及三义店、恒通客店、北京旅馆等。据说,北京“铁饭碗”这个字眼由来已久,指的就是在京城银行做事的人们。)

三义客店的前身是清朝同治年间的三义镖局。光绪年间,镖行渐渐衰落,才改营客店,字号仍称“三义”,据说是三义镖局为保三路(指山西太行的三条通路,即青云店、娘子关和阳泉)镖趟子(趟子:镖局行话,意思是路线),借三路江湖义友而得名。据我所知,三义客店的极盛时期为1924年前后。那时掌柜姓任,此人平易近人。店内从业人员彼此和睦相处,大家齐心经营,博得旅客好评。在那战祸频仍、军阀混战不已的年代,该店能保持正常营业是不容易的,故在同业中颇受称道。

三义客店的店址在施家胡同路南(现在的门牌4号)。店内有客房57间,其中楼房5间,其余为平房。院落宽敞,整砖铺地。客房内外,朴素整洁。值班人员身着齐膝蓝布长褂,对客人礼貌周到。

客房设备:平房为旧式砖炕,楼上为木板炕。炕上有铺垫,上盖毛毯1条。旅客随带行李,也可租用棉被。客房还备有炕桌1个、方条屉桌1个、方凳2个,均为黑漆油饰。每间客房定位2人,并特备便柜2个。便柜形似无屉床头柜,内放便壶,供旅客夜间使用。

三义客店地处商业中心的施家胡同地段,附近银行钱庄较多,外来商贾交往频繁。该店能够掌握信息,熟知客流情况,又能殷勤接待钱、粮两商,逐渐拥有一些基本旅客。

该店对管理与服务工作,要求做到以下几方面:

(1)值班人员要精神集中,勤劳服务,旅客随叫随到,但不准无故进客房与旅客攀谈。

(2)旅客要水,随要随送,并为旅客沏茶。早年无暖壶时,服务员要为旅客随时添水。

(3)有来访旅容者,必须亲送至客房。旅客信件财物或来访者留言,必须与旅客交待清楚。

(4)值班时要注意安全。旅客出门后,必须检视有无易燃物品,注意熄灭烟头。

(5)如发现个别旅客有特殊或可疑行为,注意观察,并及时报告给带班人研究处理。不能视而不见或私相包庇,以免出事,给店里找麻烦。

(6)值班时不能聚而闲谈,夜间值班不准睡觉。夏季旅客开门睡觉的多,要防止旅客出入时走错房间。冬季要严加巡视,预防旅客煤气中毒。防止杂物燃烧导致火灾。

(7)交班时应向旅客询问有无交待事项。旅客如要早行,问明起床时间,向夜班人员交待按时叫醒旅客,不准误事。

(8)为了保持店内安静,保证旅客舒适休息,禁止携妓入店。如婉言相劝客人不听,则请官方以查店为名,加以取缔。

(9)在清洁卫生工作方面,每日要按规律操作。旅客起床,值班人员首先去倾倒便壶,洗涮干净,送入便柜。然后,给旅客送洗漱用水。等候旅客出门,服务人员就打扫卫生或清理护火。晚间旅客临睡前,服务员要送洗脚水到房。室内墙壁经常保持整洁,遇有旅客胡乱画脏墙壁,也不与旅客争吵,而是待旅客出门后用粉笔涂饰干净。

总之,店方要求店内人员处处以勤快作业和周到的服务争取旅客的好感,以招徕客人。因此,许多在该店住过的旅客都思常来常往。有的旅客来信预约住店,店方尽量安排妥当,不误旅客住宿。偶有常客过门不入而投宿他店者,掌柜得知后,立即派伙计前去访问,摸清情况,查明原因,设法将客人请回来。这样做,不单纯是为了赚钱,也是担心在同业之间引起议论,败坏了三义店的好名声。三义店营业兴旺,声誉卓著,不是没有原因的。

解放初期,北京市因缺少机关招待所,政府收购或包租了旅店多处。1950年,国务院以相当于一千匹白布的代价收购了三义客店,改为招待所。约在1953年,招待所又改为正阳旅店。1984年,正阳旅店改称施家第一旅店,隶属于施家旅店基层店领导。此店虽几经变迁,而店堂的管理与讲求文明的作风,仍居上乘。

前门外的旅店我是没有住过,却是走进参观过。算起来差不多也得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了,有的进门后还保持着古色古香的天井设计,楼上楼下浑然一体,当然,这种天井其实算是假天井,因为上面并没有露天,而是有盖顶的;有的已经就是招待所的模样了,没有什么特色了。接待的伙计还是比较热情的,不像现在很多都是爱答不理的,甫一进门,就开始给我介绍起来,旅店的历史,旅店的房间,旅店的服务,旅店的周边等等,很是详尽。同现在的那种程式化的礼貌是有非常大的区别的。在听说我只是来看看,不是住店的,人家也客气地给我沏上了一杯茶,让我一边品茗,一边慢慢观赏。那种熨帖实在是令人怀念!

客栈、民宿、家庭旅馆三者的区别是什么?
黄昏旅店Renewal上线:支持繁体中文

猜你喜欢

手机扫一扫添加微信

400-88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