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动态

黄金位置 日租百元 上海青年旅舍里的他们在干嘛

admin 2024-03-24 00:01:51 公司动态 14

不支持的音频/视频格式 请试试刷新
重播
播放
00:00 / 00:00 直播
00:00
进入全屏
0
点击按住可拖动视频

在上海市中心,坐拥静安寺、中山公园两大商圈的东诸安浜路上,有一家日租不足百元的青年旅舍。那住着许多追梦的年轻人。

卫林林,2023届毕业生,毕业于山西一所二本院校的酒店管理专业。

做老板,曾是他最大的梦想。因此在大四那一年,他就开始创业,但最终惨淡收场。

不再有暑假的他,背着一只双肩包,只身从山西来上海找工作。

被问及为什么没有面试邀约,也没有工作录用函,就敢只身来上海的时候,他很是潇洒:“谁说没有 offer(工作录用函) 就不能来上海了?”他来上海的底气,是“凭着一腔热血,一个自信而已”。

青年旅舍,曾经是许多“穷游族”“背包客”的聚居地。而如今,面对暑期旺季水涨船高的酒店价格,大城市“押一付三”的房租压力,很多来上海求职的年轻人,选择把青旅当作他们落脚的第一站。

小伟,在这家青旅的10人间里,已经住了近四个月。去年年底,他从广州来到上海。可第一份工作还没过试用期,他就被公司“优化”了。但是,这并没有击垮他留在上海的决心。

青旅对于正四处求职的小伟来说,更像是一个“避风港”。在这里,他开启了找工作的“暴走”模式,至今已经投递了952份简历。

没有面试的时候,小伟大多会待在走廊的公共“自习区”,和许多陌生的面孔“并肩作战”。小伟说他自学的速度是很快的,“如果给我一定的时间调整的话,我肯定可以比较顺利地拿到合适的offer(工作录用函)。”

小星,23岁。大学期间,她在浙江的一所民办本科学习商务英语。

来上海找工作的这一个月,她选择住在青旅。

这一个月里,她一边深度体验上海,一边不紧不慢地投递着简历。在我们采访的过程中,她终于获得了第一次面试的机会,那是一个奢侈品店的导购岗位。小星是典型的“Z世代”,对于工作,无所谓专业对口不对口,重要的就是“有眼缘”。

小星出生在四川的一个县城,上海这座城市的繁华曾深深吸引着她。来上海,是她从初中时期就在内心种下的“种子”。所以,一毕业,她就来到了上海。

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找到工作,也不知道何时会搬走,小星每次只能短租数日。青旅订单火爆,再续住时,她的床位也要换来换去。

在这座城市待得越久,曾经的想象和现实之间的距离就越发遥远。除了繁华,上海还有什么?如果这些繁华暂时还不属于自己,为什么要花光所有力气留下来?小星想给当下的自己找一个答案:“在老家或者其他小地方,我穿衣就不会那么自由。你穿个吊带上街,所有人的目光就在你的身上。但是,在上海街头,我看到很多同龄人或者职场女性,她们的穿着,她们自信的状态,真的会鼓励到我。”

在青年旅舍里,一百个人有一百个故事,来到上海也有一百个理由。

“因为创业失败,为了缩减开支,所以我才选择住在青旅。”

“对音乐剧爱好者来说,中国,只有上海这一个城市。”

“之前一直在家乡做小生意,但是我想要找的工作,上海有比较多机会,我们那个小地方没有这些机会。”

......

但所有故事的结尾,都是怀着不同的心情,从青年旅舍离开。

去年九月起,因为一份理想的实习,刘显杰开始了往返于杭州和上海的双城生活。今年夏天,他从浙江大学毕业后搬到了上海。住了一小段时间酒店后,为了节省开支,他住进了这家青年旅舍。

实习、入职、即将转正,不久前,他和朋友在上海合租了一套两居室。

在离开青旅的最后一晚,陌生的室友们为他送上了祝福,祝他前程似锦:“早日拿下汤臣一品”。

对于大多数住在青年旅舍的年轻人来说,那张不足一米宽的小床,是他们融入这座城市的“摆渡车”。有人到站下车,也有人不知何时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下一站,但他们前行的脚步都不曾停歇。

(看看新闻Knews见习记者:郝思舜 影像记者:李维潇 吕心泉 刘宽漾 张凯 编辑:楚华 陈瑞霖 邢维)

成立旅行社需要满足什么条件?流程是什么?
我开了一家小旅舍,一个40多岁的女人来住宿,夜里传来她的哭泣声

猜你喜欢

手机扫一扫添加微信

400-88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