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电音天团 Cigarettes After Sex 是怎麽被请到台湾的?

2017 年,凭藉着〈Nothing Gonna Hurt You Baby〉这首歌,成团许久的 Cigarettes After Sex(台译:事後菸乐团)从默默无名迅速窜红,他们成了如梦境般的迷幻电音代表,更莫名的,他们成了讨论平台推荐的必听「爱爱神曲」之一。

.

此番是 Cigarettes After Sex 第三次来台开唱,售票当天迅速售罄并紧急加开第二场,我们访问了主办方 ULC Presents,当然,他们也说了,以 Cigarettes After Sex 的知名度,就算不是他们,也是会被其他主办单位请来,所以当初这一切是怎麽促成的?

Heaven Raven(简称 HR):你好,感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可否请您向观众自我介绍一下
.

「我叫 Orbis,当初会进这行的因缘际会是当初大学时有办音乐活动,然後开始接触到了台湾的乐团,2005 年时加入了 The Wall,後就成立了有料音乐。」

「那时并没有太多的国外独立乐团来台湾,我们觉得应该要多一点这样子的活动,不管是对台湾听众或对音乐人的文化刺激跟交流都有益,大概从 2006 年开始,便固定邀请各国比较便宜或台湾比较有市场的国外乐团来,所以我说其实我们还蛮习惯 100、200 人的小型音乐分享会,直到後来办万人的音乐祭。」

HR:你所谓「台湾比较有市场的独立乐团」这部分要怎麽去评断?
.

「最直接的就是经纪人提供的数字,像是 Spotify 或 Apple 的後台数据,而在地能判断的方式就是注意台湾有多少人讨论,或是咖啡厅店家有没有人在播放,还有一些指标性比较强的粉专和 IG 我们也会参考,因为他们的影响力,那就比较容易帮我们去带动市场。」

HR:当初是怎麽会想邀请事後菸?可以跟我们聊聊邀约过程吗?
.

「我们那时有发现说,CAS 窜起来很快,後来我发现有位十几年前合作过的美国业界朋友一直在跟他们演出,联系後发现原来他是他们现在的经纪人,在 CAS 第一次来台北演出後(2017 年),自然促成了第二次的演出(2018 年),当中就是很多的凑巧跟对市场的判断,我们自己也听音乐,所以觉得他们是很不错,很值得推广的音乐。」

Cigarettes After Sex 主唱 Greg Gonzalez

HR:通常会要满足什麽样的条件乐团才会来台湾?
.

「其实大家都想来台湾啦,只是说,当乐团来到亚洲巡回,台湾能不能提供一个双方都互利的条件,因为最麻烦的是场地和时间还有主办方能否承担风险,主要还是这些基础问题,毕竟台北场地太少了, 且坦白说,中小型场地很多硬体条件都参差不齐,(一定等级以上的)国外乐团不太能接或是办了之後会出现很多後续问题(不符合需求或需更换器材),当然大部分都有弹性空间,看乐团和制作团队他们愿不愿意接受,但不少状况就是无法。」

Cigarettes After Sex 鼓手 Jacob Tomsky

HR:当初票秒杀时,为什麽这麽快就加开第二场?
.

「坦白说,我们本来就有信心开两场,只是经纪人会觉得操作上可能还是先稳第一场,因为上次他们来其实只卖了一千多张(不到两千),我自己是很有信心,我就跟他说,如果第一天票秒杀的话就通知你加开,假设真的不幸卖没那麽快,那我们再来商量。」

HR:你们本身想为台湾带来什麽类型的「声音」?为什麽?
.

「我们自己比较想要做『多样性』,这不单指音乐类型,因为现在其实有蛮多同行在做,比如说像 CAS 就有不少家主办方提出邀请, 那最後是由我们来办,可能是切入的策略规划想法比较与众不同?无论是什麽,我们都希望可以提出一些新的做法让市场多一点可能性。」

「我喜欢文化的多样性 那 所以我会比较强调这点,比如说,我以前没有很喜欢 Metal,应该说,没有场地会想要让重金属乐团去表演,但我还是会注意每个月至少要有一场以上相对比较小众类型的表演,这就是我想要的多样性。」

「除了欧美我们觉得不错的表演外,我们也在推一些亚洲的声音,像最近才刚公布『Chilli Beans.』,未来的话,我们其实还是希望可以办国际性的音乐祭。」

HR:你会觉得听团有什麽不恰当的行为吗?
.

「我觉得,以我们这种音乐表演、Indie 文化来说,大家应该试着建立些非正式的互相尊重,不是说一定要规定你什麽可以做,什麽不能做,比方说,有些人很在意演出时旁边的人不能讲话,毕竟我们不是古典音乐会,很多情况都跟文化和演唱会的形式有关。」

「我是觉得台湾很多活动都太拘谨了,这过程应该是要让你很轻松、很快乐才是,如果在艺人不介意然後不会对他人造成太大的影响下,那稍微被干扰一下,我觉得是可以忍受的。」(编按:主办单位表示,事後菸主唱 Greg 一度觉得台北观众太过安静,甚至一度怀疑自己表演有问题吗,因为观众都没有反应(笑)。)

HR:如果年轻人想进来这行,你会给什麽样的建议?
.

「我会觉得自己可以先操办小型活动看看,办一些有你想法的表演和活动,这很适合年轻人去做,让整个环境充满不一样的东西,绷出些资深业界人士也想不到的事,我觉得可以先从这个开始,再来思考说,我有没有要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个职业会比较实际一点。」

「你的初衷可能是很爱音乐,那做了之後发现,原来跟夥伴一起办活动,跟别人分享自己喜欢的音乐,这件事可以很快乐,并成就了一个本不会发生的场景。」

照片提供:Edison Tseng

网红小新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