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机救婚姻」之前,洗衣机如何在半世纪前成为降生台湾的初代主妇救星?

当代社群上曾流行过这麽一句话:「如果你想要婚姻美满,请记得一定要买三机。」所谓的三机是指洗碗机、扫地机、烘衣机,外国乡民也有“Happy Wife.Happy Life”的类似说法,不约而同告诫婚姻中的男性,要有幸福宁静的婚姻,就得先费尽心思哄好妻子,因此购买智慧家电便成为常见的解方。但,我们可曾想过,以前的人没有这些家电,甚至连电力还没普及到一般家庭时,他们是怎麽过日子的呢?
 
许多人应该都在古装剧或早期台湾时代剧看过这样的桥段:三五成群的妇女在河边,费力地搓衣洗衣,时不时还穿插几句腰酸的抱怨。画家李梅树 1981 年的作品《清溪浣衣》,也生动地描绘过去的台湾妇女群聚在河边清洗衣物的情景。过去妇女们在溪边或圳沟旁以石头为洗衣板,带上肥皂、木制的捣衣棒,在衣服上又敲又打,把肥皂水及脏污拍打出来,再用溪水将肥皂与脏污洗去,最後用力将衣服拧乾。洗一家的衣服就得花上好几个小时,每件衣服都得费力搓洗拧乾,除了花时间、更花体力。而华人观念往往会认为「男主外、女主内」,将家事归为女人需要负责的工作,所以一个家庭的女性,常常一肩扛起打理家务、喂饱家人,并扮演好母亲与妻子的角色。
 

李梅树《清溪浣衣》(Source: 李梅树纪念馆/CC BY-SA 4.0)

早期大同公司曾刊登过一份报纸广告,内容描绘了一对夫妇和一个小孩,先生看着太太手洗衣物,心想:「手洗是很吃力啊!给她买一台大同电气洗衣机吧!」太太身边有个正在哭泣的小孩,多少暗示了:如果太太可以省下洗衣服的时间,就有时间可以陪伴孩子了,某种程度也反映出当代社会少数人对使用洗衣机的向往──虽然,我们都了解陪伴与照料小孩并非母亲独自一人的责任,只是 5、60 年代的台湾家庭组成,往往是男主人外出工作、女主人打理家务,广告文案会这麽设计也是无可厚非。
 

1954 年 9 月 13 日《台湾民声日报》第二版。(Source: 国立公共资讯图书馆数位典藏服务网/公有领域)

若我们追溯历史脚步,在所有家电中,洗衣机的发明,可以说是解放家庭主妇劳动与近代家庭电器化的开路先锋。
 

最初洗衣机不是一门好生意?

洗衣机最早出现在台湾,大概是在 1950 年代左右,但那时只有一个洗衣功能的单槽,具备脱水功能的双槽洗衣机,是很後来才发明出来的,大同洗衣机还曾以「全自动双槽式」作为广告卖点,左边是洗衣槽,右边是脱水槽──只是,这种双槽洗衣机仍需手动将洗完的衣物从左边放到右边脱水,尽管比起手洗省时,但仍得花上不少力气。
 
除了功能差异,早期洗衣机容量也不像现在这麽大。例如大同洗衣机曾号称「首创超特大洗濯槽,洗衣最多一次可洗 12 件衬衫」,但对比现代的 10kg 洗衣机,一次洗 25 件衬衫早已司空见惯;若以四口之家的洗衣量计算,在今日,只要四到五天洗一次衣服即可,但以前可能一到两天就得洗一次衣服,不管在时间、心力或是水电资源上,皆是一笔不小的家庭开销。
 
这麽看起来,早期的洗衣机对於台湾人来说,并非想像中这麽方便美好?我们可以从 1954 年 11 月 11 日《联合报》报导 〈工业界辉煌的成果〉[1]瞧见一些端倪:
 
⋯⋯大同制钢机械股份有限公司除了各式电风扇以外洗衣机的生产,已大有进步,他们准备减低成本,大量推销,有人说,家有三机,即收音机,缝纫机和照相机,现在应该再加上洗衣机,而变为家有「四机」了。
 
由这篇报导可以看出,洗衣机在当时确实并不普遍,并且成本高昂;四机中,收音机与照相机均属於嗜好类别,对於家务没有太多的帮助,以功能性来说,仅有缝纫机可以派得上用场。
 

解放家庭主妇之路,从洗衣机开始

说到家庭主妇在做家事所耗费的心力与时间,到 21 世纪的今天仍是一个不断被大众讨论的主题,早在 1956 年 9 月 1 日,《联合报》刊载的〈赋闲的主妇?〉[2]一文便曾探讨过,文中先转述日本家庭主妇的家务工时调查,而後作者提出「时间的分配大概不相上下,但我认为烧饭的时间会更长,因为我们的老爷们更讲究吃些呀!」不知是否真如其所言,当时台湾的妇女煮饭时间更长,除了煮饭之外的家务,其实花费的时间与心力也不相上下:
 

⋯⋯拿一个五口之家的主妇来说,她从朝起到夜晚,如果没有仆妇的话,她要忙成什麽样子?对於调查主妇工作时间一事,我国一向是不注意的,但在注重家庭生活的国家如美日等国,都有各种的调查统计,为的是在调查之後,政府想办法努力改进他们国家的家庭生活,减少主妇的劳累工作,在这一点上,我们是如何的惭愧!

主妇们每日家务与花费时间大约如下表所示,可以看出他们平均每天需耗费 7 至 8 小时,差不多等於正常上班族一日的工时。
 

项目所需小时数
烧饭2:51
缝纫0:22
育儿0:32
买物0:29
洗濯0:44
扫除1:00
其他1:25
社会生活1:21
教养娱乐1:20
休息交际1:23
其他身边琐事1:23
吃饭1:52
副业1:08
睡眠7:11

隔天,报上又刊登出同一位作者的文章,标题为〈如何从烦重的家事中解救出来〉[3],在这里他强调了洗衣机的重要性:
 

上文所列的主妇的家事工作时间表,我们看了当有所感,如果家事能科学化,是可以把主妇从烦恼的工作中解救出一部分时间来,从事社会生活,或自修,对於社会及个人不是更有意义些吗?⋯⋯主妇每天洗衣约要四、五十分钟,如果用电动洗衣机,可以减省四分之三的时间,指洗衣一项,如果烧饭、缝纫、扫除,都有科学化的工具,每天省却很多时间,年月累积,时光是多麽可怕啊!

作者在文中指出,台湾应该向美国看齐,全面实行家庭内的电气化。他以生活型态更相近的日本为例,洗衣机虽然仍属於昂贵电器,但台湾可借监日本家庭,透过合力出资、几户人家共用,减轻经济上的负担。简言之,作者认为家庭内的电气化等同於社会进步的象徵,主妇减少了家务的时间,更能对国家社会做出贡献。
 

一幅 1948 年的美国洗衣机广告,家电已逐渐成为美国经济繁荣的象徵。(Source:Lady’s Home Journey from Internet Archive/公有领域)

普及之路道阻且长:人力比洗衣机划算的时代

既然洗衣机这麽重要,不只能降低做家务的时间,也可以换取家庭主妇对社会更多的贡献,那为何没办法一推出就普及呢?
 

1962 年 3 月 19 日《联合报》有篇〈电气洗衣机 购用未普及〉[4]的报导,基本上可以解答这个问题:
  

在生活水准日趋提高的日本,与电视、电冰箱同时,被视为「三种神器」的电气洗衣机,本省也在几年前,由大同制钢机械公司创制应市,惟其普及的情形不如理想。最大的因素为台湾劳动力过剩,工资低廉所致。
 
目前要雇用一个下女,并不很困难,且又有专门替人家洗衣服的,洗一个人的衣服,索价低廉。⋯⋯因此,要使电气洗衣机,也能普遍的打进电化的生活里,必须首先谋取本省经济的高度成长,国民充份就业,使人的「价值」提高。⋯⋯没有人愿意以低廉的工资替人洗衣服了,每个家庭也就非有电气洗衣机不可了。目前,本省的情形,逐渐的由农业社会蜕变为工业社会,所以,电气洗衣机终将有吃香的一天。

由此可见,洗衣机普及化最大的敌人,是因为当时台湾人力低廉──与其买一台洗衣机在家,不如外包请他人清洗。
 
那麽购置一台洗衣机究竟价值多少钱?
 
我们可以看到 1967 年大同公司刊登在报纸广告上的「洗乐洗衣机」,其售价为 4,500 元,以当时大学教师的薪水,每个月大约 750 元换算,得不吃不喝半年才买得起,如此所费不赀的家电用品,自然不是家家户户都能负担的。
 

1967 年 9 月 14 日《台湾民声日报》第一版。(Source:国立公共资讯图书馆数位典藏服务网/公有领域)

科技始终来自人性:洗衣机大跃进,家务革命尚须努力

或许因为当时洗衣机售价居高不下,当时各厂牌的洗衣机广告多半会鼓吹「先生可以买一台送给太太」,一方面是当时决定家电开销的,绝大多数是掌有家庭经济大权的男性,厂商希望营造「买洗衣机」等於「绅士、体贴另一半」的氛围,吸引有家室的男性选购,另一方面,也想让其他看到广告的人留下印象,将洗衣机与「轻松解决家务」的形象连结。
 
另外,也有一套广告手法是以「新婚家庭所需」为出发点,颇有「反正结婚後也要买,不如现在先买」的说服意味,此时其实便已凸显,也逐渐提升洗衣机作为家庭必需品的地位与必要性。
 

1969 年 9 月 26 日《台湾民声日报》第一版。(Source:国立公共资讯图书馆数位典藏服务网/公有领域)

不过,在 1970 年代後,台湾经济成长、国民所得增长,加上政府对於进口家电采取关税保护政策,使得洗衣机逐渐普及至一般家庭。各家厂商也百家争鸣,大同、声宝、三洋等至今我们仍然熟悉的品牌,纷纷投入洗衣机的制造与贩售,而家庭电气化後,其他家电如电扇、电视机、冰箱也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同时,科技的进步也让洗衣这项工作更加轻松,双槽洗衣机逐渐被更省空间、更省力的单槽洗衣机所取代。比较省水及较不伤衣物材质的滚筒洗衣机,也开始进入市场,与单槽洗衣机各据山头。随着经济发展与购买力上升,人们对生活品质的重视,具有洗脱烘功能的洗衣机成为了家里的新宠,从此,台湾人洗衣不再需要看天气,可以轻松面对每一个梅雨季。
 
从解放主妇劳动力的结果来看,洗衣机的出现,确实为广大主妇们省下不少时间与精力,不过,在家务分工上却还是没有太多变化──许多职业妇女下班後,家事又是另一个战场。根据行政院重要性别统计资料库 2021 公布的料理家务时间[5],15 岁以上有配偶之国民,平均每日花在做家事的时间:女性为 2.23 小时、男性却仅有 0.87 小时。因此,不论是从统计资料或是无形的社会价值来看,女性基本上还是主要的家务劳动者。
 
无论时代如何更迭,从洗衣机到文章开头的「婚姻三机」,家电最根本的作用皆是以减轻家事负担、省时省力为最大诉求,但机器终究需要真人来操作──通常会是谁去处理这项工作呢?也因此,近年来除了性别平权意识崛起,也有许多人意识到并开始提倡,母亲节「不要再送家电给母亲,而是送母亲想要的礼物」,家电厂商也开始改变广告手法,不再以主妇或女性为主要客群,便是希望扭转「家务都是女人的工作」观念。
 
如果你的家里有家人负责打理家务,除了添购家电之外,记得也要多分工家务,与向辛苦的家人致上敬意。
 

岛.电生活-台湾电力的时代样貌

这是一个关於台湾的人、土地与电力的故事。百余年前,电力引进台湾,一切的建设都象徵着文明与进步的现代化观点,自此全岛灯火通明、华灯绚烂。然而文明发展的光明背後,却隐含着我们付出的许多成本,以及被忽略的幽暗。故事从早期画家眼眸中对於「电」的风景描绘开始,进而阐述台湾来电後的文明发展,从第一盏电灯亮起、电厂设立、电网蔓延到再生能源的展露,说明「电」在台湾发展下与土地共谱的时代样貌。

▌时间:2022/12/06 ~ 2024/04/07 
▌地点:台博馆南门馆红楼展示馆2楼

 


[1] 林笑峰,〈工业界辉煌的成果〉,《联合报》1954-11-14/联合报/04版。

[2] 菱子,〈赋闲的主妇?〉,《联合报》1956-09-01/联合报/06版。

[3] 菱子,〈如何从烦重的家事中解救出来〉,《联合报》1956-09-02/联合报/06版/联合副刊/艺文天地。

[4] 联合报,〈电气洗衣机 购用未普及〉,《联合报》1962-03-19/联合报/05版/。

[5]https://www.gender.ey.gov.tw/gecdb/Stat_Statistics_DetailData.aspx?sn=9H5JM59Swi6YhdicthksZg%40%40&d=m9ww9odNZAz2Rc5Ooj%24wIQ%40%40

网红小新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